红颜多薄命《剑网3》中的柔弱女性

《剑网3》90版本三大扶摇轻功任务解析
admin2019.02.27

  世界的一半是女人,但纵观游戏发展史上,最有影响力的游戏人物却几乎都是男人。随着近年来女权主义的不断兴起,原本单调乏味的男性游戏世界中也增添了不少女性的色彩,越来越多的女性NPC以不同的方式参与到游戏中来。在国产3D武侠网游巅峰之作《剑侠情缘网络版叁》(以下简称《剑网3》)中,研发团队甚至专门为游戏中的女性NPC设计了一个门派,那就是只招收女性会员的七秀坊盛唐时期著名的风雅之地。《剑网3》所处的盛唐时代,虽然是万邦来朝,开明教化,但由于时代所限,这一时期的女性NPC仍然逃脱不了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命运。各位侠客,拿起你们手中的刀剑,去帮这些弱女子伸张正义吧!

  苏雨鸾,七秀之六妹,现居万花谷,乃是万花谷“七圣”中的琴圣。各位玩家尤其是万花门下弟子对她应该是很熟悉了,但是很多人并不知道她有着一段悲惨的过去。

  苏雨鸾本是东莱郡人,因家庭变故,十岁被父母卖到衮州青楼。她自小在抚琴方面有过人的天赋。她的琴声,时而清新明悦,时而幽雅娴静,余音绕梁三日而不绝。

  雨鸾在青楼是卖艺不卖身的,但随着她年岁渐长,容貌更加倾国倾城,在她18岁那年,安禄山手下的一名将军,到衮州太守家做客,太守便请苏雨鸾抚琴助兴。这将军本是好色之徒,见到苏雨鸾的容貌怎会放过,就在那天晚上,玷污了雨鸾。苏雨鸾从此心灰意冷,内心痛苦绝望,容颜日渐憔悴,想要自行了断,但心有不甘。整整一个月把自己关在房内,终日抚琴。

  万花谷画圣林白轩恰在此时听到了雨鸾的琴声,深深同情她的遭遇。于是当场画了幅画让人送过去,雨鸾观画之后知道自己遇到了知音之人。两人抚琴送画,情投意合,结下了一段情缘。虽然苏雨鸾比林白轩小四十余岁,但两人的思想毕竟超脱常人,誓要相守到老,夫妻二人到了万花谷,同称琴画双圣。劫后方得世间真情,雨鸾也可算是因祸得福了。

  当玩家的个人等级达到40级时,会在洛道接到一个叫秀眉的女子托付给你的任务,请你去无盐岛找到她的姐姐春眉。春眉是被无盐寨的二当家常万山抓去的,那常万山是个好色之徒,极尽无耻,抓了很多女子去无盐岛,供他玩乐。春眉为了掩护妹妹秀眉也被这恶贼抓去了。秀眉无奈只得求助各位少侠,去无盐岛找到姐姐春眉,救她回来!

  如此请托,各位侠客自然是义不容辞。快马加鞭赶到扬州,再坐船经由水路赶往七秀坊,再从七秀坊乘船前往无盐岛,终于在山寨之中找到了春眉姑娘。但是春眉姑娘却咬着嘴唇抽泣起来:“我已经没脸再去见大家了,更不能再见秀眉!我,我没有勇气再回去。自从那天被这些贼人抓到这里就每天不停地对我呜呜呜。”悲泣的春眉只想拜托玩家一件事,把去年生辰时妹妹送她的梳子找回来,常万山那恶贼快活之后连梳子都从春眉身上夺走了。

  这恶贼,铁定不得好死!行侠仗义的大侠们再也压不住心中的怒火,一拥而上,杀了常万山,为春眉夺回了梳子。但自觉无颜再见妹妹的春眉却不愿随玩家回去,一对姐妹从此相隔天涯,再也无缘相见。虽然任务完成,但玩家心中却是一阵惆怅,悲泣无言。如此感人至深的剧情任务,也正是《剑网3》的魅力所在。

  在洛阳神策军海字营内,玩家会发现有一个神策将士与众不同,虽然她也是身穿神策军服,但眉宇间神态动人,原来竟是一个女子。当玩家把一双做工粗糙的手工布鞋交到苏忆柳手中时,她美丽的脸庞上,却只看得到悲伤。她拿着布鞋,泪流满面。良久,突然哭道:“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这样?”一时间懊悔,痛苦,无助,悲伤全然浮现于她美丽的脸上。她努力用颤抖的声音唱道:“灵山卫,灵山卫,几度梦里空相会。未曾忍心搁下笔,满纸都是血和泪。”唱到此处她泣不成声她哭的很伤心,似乎是将她的生命化成了眼泪一滴一滴流了出来。

  她一字一痛的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了玩家:“我不该来这里的,帮帮我,杀了这里的副将林世宏吧。我恨不得食此人之肉,两月前我来到这里便被这畜生给糟蹋了。”说到这里苏忆柳显得非常愤怒。

  忆柳是个命苦的孩子,她奔走了很多地方只为找到自己的哥哥。几个月前她突然听说这里有个神策将军在怀里藏个小孩的鞋,那双鞋是她小时候做给哥哥穿的。她听到这个消息时像是看到了希望。不顾大家阻止加入了神策军,没有找到那个怀里藏鞋的神策将军,却被林世宏这个畜生给糟蹋了。

  当玩家将卑鄙无耻的林世宏斩于剑下后,苏忆柳大仇得报,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。此刻这位神策女兵显得格外美丽。

  《剑网3》因其所处的大唐时代背景所限,为了完整地呈现当时的历史风貌,需要加入这些任务,使得剧情丰满真实。但是在现实世界中,《剑网3》要为玩家营造的是一个男女平等的游戏世界,男性玩家可以在这里叱咤风云,而众多的女性玩家也能在《剑网3》中寻找到自己的游戏乐趣。无论性别,《剑网3》都会带给您一个充满刀光剑影的情义江湖!

admin

链接:头头体育在线投注

來源:未知

上一篇:剑网三战乱洛阳巩固城防任务 下一篇:没有了